丁长艳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简介

发布时间:2020-04-02

    中共上海市委党校丁长艳副教授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网络公众参与下地方政府的回应模式研究》(项目批准号为15CZZ039),于2019年12月顺利结项,等次为“合格”。现将该课题成果简介如下:

    一、该研究的背景与意义。国家与社会关系是中国现代国家治理的主要逻辑之一。其中,当下一个相当重要的方面就体现在“网络社会”与“网上政府”、“网下政府”的互动与关系上。“同心圆”的政治效应是中国政治的一贯追求价值,网络世界的“同心圆”也是其重要组成因素。网络世界与网下世界如何形成良性的动态平衡,除了网络公众积极参与外,地方政府的态度与行为是重要的变量因素。当前中国的社会参与已经从线下转战网上,无论从参与的数量、能量还是效果看,“网络参与”释放的能量已经多次成功“刺激”政府进行“积极回应”,虽然成功的概率不一定十分高,但是对于解决特定问题或相似问题上,政府对网络产生的“能量场”更加重视。当然,实践表明,政府的“注意力”越聚焦,政府回应的行为也更有效,也给网络公众的参与提供了明显的示范效应。

    社会力量喜欢网络,政府重视网络社会。因“网”而动与“围”网而动已经是中国公众参与的典型表现形式。中国网络世界中的国家与社会关系正处于一个动态的调整与重新塑造的过程,其对国家与社会关系塑造的积极意义与消极意义何在。要求解该谜题,以往研究提出不同的研究与解释路径,这是该研究的出发点和基础。

    二、该研究的主要内容:一些地方政府行为和网络参与之间关系的紧张与冲突不断,容易造成政府与网络社会的双重焦虑,无论是网络参与和政府回应都出现各自向相反方向极化的趋势,即一方面,网络公众以更激烈的话语和方式进行参与,以“大闹”的参与行为,来“闹大”事件本身,寻求数量和程度上的关注;另一方面,政府针对事件全过程的态度与行为上“被动”、“慢动”或是“盲动”,会进一步刺激网络公共事件的扩大与升级,因而,地方政府更倾向于在事件发生之初就进行规制,有时甚至在相关政策与法律上干预,这种行为也会加剧网络公众参与的聚集与聚焦。

    这背后的道理并不复杂。一方面,技术的政治属性及其形态的升级。另一方面,政府的回应行为及其模式的深化。政府能够有效回应网络公众参与的本质是实现自由与秩序之间的平衡。因而,无论是基于内外压力的“压力型回应”,还是主动选择型回应,以及关系均衡型回应,网络既作为技术变量,也是组织变量,更是制度变量。“变量”本身并直接产生反应,它需要其他要素的介入。

    要解决网络公众参与和政府回应之间的失衡问题,除了网络公众参与具体个案中聚集与聚焦的压力外,网络公众参与和政府都在相互改变自我和改变对方。一方面,网络的公共空间逐步成型。网络事件时时都有可能发生,与早期网络公众参与的情绪化与情感化相比,近年来的网络公众参与的理性特点十分明显和典型。网络公共空间的某些特征已经具备,虽然并非所有网络参与的公众能够达到,但是却能引导网络舆论走向。另一方面,政府的回应行为不断深化。网络公共事件发生之后,网络是否会扩大或是扩大几率有多大,这是政府关注的问题。态度上,与早期政府“惧网”、“拒网”的被动心态与行为相比,政府更加“主动”。

    该研究认为无论是作为网络危机应对还是网络公众参与,地方政府的态度既受网络参与能量的外部横向压力,更来自中央与上级政府内部的纵向压力。政府回应与怎样回应都是中国国家与社会关系的“制度化”过程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如果网络公众长期主动频繁参与,而政府依然多数时候“不动”、“慢动”或“盲动”等,参与需求与回应通道之间的不匹配会导致非制度化的行为与风险也是常态化的,政府只有将其纳入整个国家与社会关系的制度化体系内,才能形成良性的关系。总体趋势是,政府回应应该从偶发行为向常态化、制度化、规范化与程序化的方向发展,“服务型政府”、“回应型政府”和“责任型政府”都是非常好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