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静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简介

发布时间:2020-03-24

    中共上海市委党校周静副研究员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新常态下长江经济带生产性服务业协同发展的机理与推进思路研究》(项目批准号为15CJL060),于2020年2月顺利结项,等次为“合格”。现将该课题成果简介如下:

    一、研究背景: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当前,我国区域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就是这个主要矛盾在发展的空间布局方面的具体体现。为此,十九大报告首次提出:实施区域协调发展战略。新常态下中国进入与过去三十年高速增长不同的新阶段,区域间平衡、协调、绿色发展更是当下减弱三期叠加带来的问题的关键手段。2014年,国务院发布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指导意见,长江经济带国家战略是新常态下中国区域经济发展的新棋局,在我国区域发展总体格局中占有重要战略地位。生产性服务业的健康快速发展是提升产业能级、推动经济增长的重要支撑,长江经济带生产性服务业的协同发展将成为中国不同层次经济区域之间内在合作的新纽带,而当前则是探究新常态下长江经济带生产性服务业协同发展机理和推进思路的最佳时机,本研究正是在这样的背景和目标下展开。

    二、该课题认为:在我国经济转入中高速增长的“新常态”下,要素规模驱动力减弱,经济增长更多依赖技术进步和人力资本质量,对区域发展战略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生产性服务业包含诸多行业门类,长江经济带又涵盖中国11省市,因此长江经济带生产性服务业的协同问题是个复杂而庞大的议题,主要包括产业互动、区域联动和制度协同三个方面。产业互动主要包括三个层次:一是生产性服务业与本地制造业的互动,二是生产性服务业与跨区域制造业的互动,三是生产性服务业与生产性服务业的互动。产业互动的原因和特点首先表现为生产性服务业跨行业多样化集聚,其次双向循环累计因果关系驱动跨区域产业流动,非经济因素占主导,最后,行业、发展层级的异质性导致区域分布模式不同。区域间联动主要包括三个层次:一是邻近区域间生产性服务业联动,二是重点城市间生产性服务业联动,三是城市群之间生产性服务业的联动。区域联动的原因和特点有很多,根据新经济地理学规模报酬递增理论和“冰山”运输成本理论,可以解释生产性服务业区域联动发展原因。一是生产者的规模收益递增来自于消费者对多样性产品的偏好,二是较低的“冰山”运输成本。对于制度协同,主要包含三个层次:一是生产性服务业企业与其客户达成的某种约定,以保障彼此交易的长期顺利进行;二是区域间生产性服务业管理政策的协调一致;三是各区域生产性服务业管理部门共同研究制定的对生产性服务业发展起作用的政策法规。生产性服务业制度协同具有独特的特性,即相对于制造业,生产性服务业对制度的敏感性更高。

    三、该课题理清了:新常态下长江经济带生产性服务业协同发展的新变化、新目标和新要求,演化机理和效应,当前发展状况以及推进的思路和路径,本研究选取了科技研发服务业作为生产性服务业中的典型行业,进行了实证研究。选取一级指标5个,二级指标11个,三级指标25个,首先对区域间科技研发创新力水平和特征,以及重点城市的科技研发创新力进行排名和分析,而后对长江经济带科技研发服务业区域协同的特点和模式进行总结,最后提出长江经济带科技研发服务业区域协同战略,其中包含三个子战略、区域协同机制、研发载体的区域协同以及区域研发布局战略,并提出存在的不足及对策建议。

    四、该研究主要实现了以下几方面的尝试突破:首先是研究视角的创新,对长江经济带的研究不是全盘抓,而是通过解剖“生产性服务业协同”这只麻雀,探究产业结构合理、区域均衡的发展路径;其次是学术思想和观点的创新,第一,紧紧抓住 “新常态”下的新变化、新目标和新要求,为课题的展开奠定背景基础,第二,创新性的提出“大协同”的三维度分析思路,并划分三阶段区别构建协同机制模型,第三,对生产性服务业协同进行理论分析和实证检验;再次是研究方法的创新,本课题将理论演绎与实证检验、现状分析与未来构想、个体研究与比较研究有机统一,以机理、效应和思路路径“三位一体”的创新视角展开研究;最后是实践的创新,提出新常态下长江经济带生产性服务业协同发展的思路和具体路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