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平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简介

发布时间:2019-03-27

    中共上海市委党校王志平教授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虚拟处理在国民经济统计中的运用研究”(项目批准号:14BTJ025),于2019年1月结项,结项等次为合格。现将该课题成果简介如下:

    一、研究目的、意义和概况

    对某些非市场经济活动进行价值折算,将折算值计入生产总值、住户收入和消费的所谓“虚拟处理”,无疑会影响国民经济统计及分析。但是,哪些非市场经济活动可以纳入范围、如何折算未见货币交易的非市场活动?争论早已开始,结论远未统一。初步研究发现:中外虚拟处理的研究相当程度上尚处于“婴儿期”;虚拟处理对国民经济统计及分析的影响呈上升态势;美国在国民经济核算虚拟处理方面处于世界领先地位;虚拟处理是中国国民经济核算的相对弱项;我国住户调查中的部分地区虚拟处理数据存在异常;计算自有住房服务净租金方法的城乡差异降低城乡比较的有效性;对我国恩格尔系数的统计、使用需要重新审视。对于上述问题,我们需要深入研究,以得出进一步的结论。我们认为:国民经济核算与住户调查之间的虚拟处理需要协调;我国自有住房服务的虚拟处理需要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我国国民经济统计虚拟处理中同时存在高估和低估的可能性;我国国民经济统计虚拟处理最大的问题是信息的相对封闭。虚拟处理既影响我们对国民经济活动总量及结构的认识,也影响我们对民生状况及比较的认识,值得继续深入研究和发展。

    二、研究成果主要内容、重要观点和建议

   (一)研究内容和研究发现

    第一,虚拟处理的研究相当程度上尚处于“婴儿期”。对某些非市场经济活动进行价值折算,将折算值计入生产总值、住户收入和消费的所谓“虚拟处理”,对国民经济统计的影响已被肯定。但是,哪些非市场经济活动可以纳入范围、如何折算未见货币交易的非市场活动?争论早已开始,结论远未统一。自有住房服务是虚拟处理涉及的主要内容,其虚拟折算的统计实务至少可以追溯到1940年代。直至2009年,两位美国虚拟处理研究专家认为:在住房服务核算方面,将宏观统计与微观统计结合起来的研究在美国尚处于婴儿阶段。他们认为,美国经济分析局、劳动统计局和人口普查局在这方面的工作也不例外。我们感觉,2009年两位美国专家指出的所谓自有住房服务核算“婴儿期”,至今没有实现根本性的跨越。

    第二,虚拟处理对国民经济统计及分析的影响呈上升态势。虚拟处理首先影响国民经济活动总量,其次影响国民经济结构,第三影响住户收入和消费的总量和结构。美国在过去90年时间里GDP中的虚拟因素占比总体上呈上升态势。过去20多年我国房地产业增加值在GDP中的占比呈上升态势,不仅与房地产业自身发展有关,也与对自有住房服务的虚拟处理不无关系。若忽略虚拟处理影响,中国和美国等发达国家的经济比较将可能由于统计口径、方法的差异而导致比较的失真和失效。我国国民经济统计中虚拟处理最大的问题,不是口径和方法的设计与操作,而是数据的过度保密。

    第三,美国在国民经济核算虚拟处理方面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美国是现代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的发源地,也是目前国际主流虚拟处理方法的发源地。在虚拟处理信息的丰富性和公布方面,美国在世界各国中是遥遥领先的。目前美国GDP中的虚拟处理因素约占16%、美国个人收入中的虚拟因素约占10%、美国个人消费中的虚拟因素约占15%。美国有关虚拟处理的统计数据,是在一边公布中一边调整完善的。

    第四,虚拟处理是中国国民经济核算的相对弱项。我国根据SNA精神制定和实施国民经济核算,最早是在1980年代中期。在差不多30年时间里,我国是采用成本法折算自有住房服务的。这个过程也是虚拟处理统计遭遇尴尬的过程。《中国国民经济核算体系(2002)》有关居民虚拟消费支出包括“付酬的家庭雇员提供的家庭和个人服务”的表述,显失妥当。我国地方统计调查部门在统计国民经济虚拟因素时,标准和尺度的把握可能存在不够一致的问题。

    第五,我国地方住户调查中的部分虚拟处理数据存在异常。住户调查是从微观入户调查开始,对住户收入和消费等民生指标进行统计的过程。我国住户调查的虚拟处理涉及的项目指标,要比国民经济核算涉及的项目指标范围较小一些,但是住户调查反映的住户收入和消费的虚拟因素,更为直观,对我们正确认识民生状况更有意义。一些地方的住户虚拟收入和虚拟消费占比较高,令人难以理解;经济发展结构和水平差不多的两个地区之间的虚拟因素指标差异明显,同样令人难以理解。这提示,某些地方的统计调查部门出于非技术原因,根据自己的意愿把握虚拟处理的标准空间。

    第六,自有住房服务净租金的城乡差异降低城乡比较的有效性。2013年起我国实施住户调查一体化改革,原先农村住户只有“纯收入”的概念,改革后农村住户有了可与城镇住户比较的“可支配收入”概念。但是,一体化改革并不彻底。城镇住户在“可支配收入”中增添了一块数额不菲的“自有住房服务净租金”。而农村住户的“可支配收入”中留有“自有住房服务净租金”的位置,而其数额却被作归零处理。2017年发布的《中国国民经济核算体系(2016)》规定“采用市场租金法计算城镇居民自有住房服务产出”,不失为进步;但是,农村居民的自有住房服务产出依然按折旧法计算、农村居民的自有住房服务净租金作归零处理,不失为遗憾。

    第七,对恩格尔系数的统计、使用需要重新审视。恩格尔系数是重要的民生指标。无论是建设和建成小康社会、还是中外经济发展和民生水平的比较,恩格尔系数都是政府、学界和媒体高频率使用的指标。但是,是否考虑虚拟因素,恩格尔系数的统计结果有显著差异。2013年之前我国由于城乡民生统计的口径方法的设计差异,导致城乡收入和消费等数据不能合成为全国数据。2013年一体化改革后统计部门似乎陆续发布了全国或地区城乡合一的恩格尔系数等民生指标。细究发现两大矛盾:其一是城镇和农村居民的收入消费统计依然存在一定的二元分离,导致城乡数据的简单合成其实是无效的;其二是2013年以后的恩格尔系数等民生指标与之前的数据是无法同比的。

   (二)主要观点与建议

    第一,国民经济核算与住户调查之间的虚拟处理需要协调。现行国民经济核算领域的虚拟处理同住户调查领域的虚拟处理相比,存在若干包含范围和计算口径方面的差异。这样的差异导致的不仅仅是统计结果的不同,更为麻烦的是无法在国民经济核算的统计结果与住户调查的统计结果之间进行准确的转换和相互比较。这样也导致我们在进行民生状况分析时遭遇尴尬——究竟采用国民经济核算的虚拟处理结果,还是采用住户调查的虚拟处理结果。由国民经济核算得到的居民人均收入和消费指标,比由住户调查得到的统计结果推算的高出20-40%,统计居民消费的恩格尔系数,在国民经济核算范围与在住户调查范围得到的结果差异显著。在美国等统计调查体制非一体化的经济体,要处理好这种协调难度更大。在我国,协调好国民经济核算与住户调查之间的虚拟处理,国家统计局能够更方便地有所作为,值得作出努力。建议国家统计局进一步协调国民经济核算与住户调查之间的虚拟处理口径与方法,建议国家统计局进一步明确明确恩格尔系数的统计口径和方法。

    第二,自有住房服务的虚拟处理需要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自有住房服务是多数经济体国民经济核算中虚拟处理涉及的典型项目。自有住房服务的核算是否符合实际,对于我们能否正确认识国民经济运行的特点及国际比较,实际意义显著。我国在自有住房服务的虚拟处理方面,有时出于对“政治正确性”的考虑,可能会影响处理口径和方法的科学性。2017年新发布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要求采用市场租金法计算城镇居民自有住房服务产出,如果出现按新口径计算得到的结果低于按原口径(折旧法),该如何面对?我国曾经采用过“调整系数”等方法来避免统计结果的过度波动。统计是最需要讲究实事求是的。《中国国民经济核算体系(2016)》规定“采用市场租金法计算城镇居民自有住房服务产出”是“实事求是”,但“实事求是”得不够彻底。建议国家统计局全面坚持自有住房服务的市场租金法口径和方法,破解目前依旧存在的虚拟处理城乡二元格局。

    第三,我国国民经济统计虚拟处理中同时存在高估和低估的问题。绝大部分学界研究国民经济统计虚拟处理者,认为由于自有住房服务等虚拟处理因素的统计不彻底,我国GDP总量和住户收入、消费是被低估的,同时还有人认为虚拟处理的不彻底导致居民消费率的被低估。我们认为,GDP、住户收入和消费等统计指标的被低估,的确是存在的。但是我们又认为,由于部分地方统计调查部门对虚拟因素统计标准和统计方法的掌控不一致,导致在一定程度上GDP、住户收入和消费的“高估”。容易理解,部分地区统计调查部门受某些非技术性因素的影响,高估GDP、住户收入和消费的动机或压力是存在的。尴尬的是,在目前虚拟处理统计信息极其稀缺的情况下,要判断“高估”的程度,或判断“高估”和“低估”相互抵消后的结果,是难以做到的。建议国家统计局回应学界有关虚拟处理导致GDP等数据“低估”的质疑,同时关注可能存在的由于虚拟处理口径的把握过宽导致的GDP等数据“高估”问题。

    第四,我国国民经济统计虚拟处理最大的问题是信息的封闭。自1980年代中期我国开始按SNA精神核算GDP以来,我国国民经济核算的总体水平获得了异乎寻常的进步,尤其是在最近十来年间,我国国民经济核算的口径方法的公开性的公布信息的丰富性,乃至GDP等宏观经济统计数据的公信力,其进步有目共睹。但是,国民经济核算(包括住户调查等经济统计)中的虚拟处理,相对而言存在更多的问题等待研究和突破。虚拟处理作为我国国民经济统计的相对弱项,其统计口径、方法和数据确实被统计调查部门一定程度上掩盖着。我们理解,统计调查部门可能担心,相对不够成熟的虚拟处理信息可能给统计调查部门带来更多的麻烦。我们主张,提升我国国民经济统计虚拟处理水平最好的办法是加大统计信息的透明度和公开性,一定意义上暴露矛盾是解决矛盾的捷径。公众、学界和媒体有时确实会对统计数据形成误解,然而对统计数据的误解常常源于统计信息的封闭和不充分。建议国家统计局逐步扩展虚拟处理数据的发布,并将部分虚拟处理数据纳入地区国民经济统计信息发布的必备内容。

    第五,我国国民经济核算和住户调查的虚拟处理历史数据需要估算补充。2013年起我国实施一体化改革,自有住房虚拟租金等非货币收入和消费内容进入了住户调查统计的范围,然而这又导致2013年及之后的某些住户调查数据无法简单与之前的住户调查数据比较。尽管如何通过估算补充2013年之前的虚拟处理数据是艰巨的任务,然而这项工作必须跟上。国民经济核算的部分基础数据来自住户调查获得的数据。2013年住户调查一体化改革后住户调查提供的虚拟处理基础数据发生了变化,国民经济核算中有关虚拟处理的某些统计方法和结果也必然会出现相应的变化。如果要保持数据的历史可比较性,对历史数据进行重新估算和补充,是不可回避的任务。建议国家统计局逐步回推并发布虚拟处理历史数据,在逐步发布中不断修正并再发布。

    三、成果的学术价值

    第一,对中外国民经济统计中的虚拟处理进行了综合梳理。目前中外学界和统计调查部门就国民经济统计虚拟处理某个项目内容进行研究的,为数不少。但是,对虚拟处理进行比较系统的梳理性研究的,确实少见。我们希望本研究报告是迄今为止在专题研究虚拟处理方面,内容覆盖面较广、各种关系探析较深刻的一个。

    第二,探析了我国国民经济核算与住户调查的虚拟处理的差别与协调性。国民经济核算与住户调查在虚拟处理方面具有密切的联系,却又具有不同的统计口径方法和内容覆盖。国民经济核算与住户调查在虚拟处理方面存在不够协调的问题,是国际性现象。本研究报告初步探析了我国国民经济核算与住户调查之间虚拟处理的差别和协调性问题。

    第三,找到推算住户虚拟消费支出及可支配收入中虚拟收入的办法。美国NIPA系统直接给出了GDP、个人收入和个人消费等指标中的虚拟处理因素数额。我国统计部门没有像美国一样直接给出上述虚拟处理数据。按照SNA精神,其实住户的消费支出减去现金消费支出,就是虚拟消费支出。目前我们可以得到住户调查口径下各地住户的人均消费支出与现金消费支出数据、人均可支配收入和现金可支配收入数据,由此可以推断各地的人均虚拟消费支出和人均虚拟可支配收入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