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生十周年专栏

岁月留声

母校追忆

2004级政治学理论专业研究生    邱国兵

    就像上海市委党校首届研究生中的大多数同学一样,2004年的6月份以前,我丝毫没有想到会在虹漕南路美丽的校园里度过三年难忘的生活。那年初夏,我寄住在同学在北京的大学宿舍里,毫无把握地将考研成绩单传真到刚组建的上海市委党校研究生部。过了一两天,带着在北京受挫的灰色心情,给上海拨电话,询问调剂事项的下文。电话那头是徐家锦老师的声音——事后知道的,她说:“来上海面试吧,我们对你很感兴趣”。猜起来,那应该是朱华老师与公管教研部老师们的美好意志。南方来的清凉的风,吹散了心中大半的阴霾。没有他们的温情与帮助,我不知道今天会在何方。

    说是面试,其实是个细密布置的“陷阱”。当时认为那是过分得郑重其事,很快才知道,那是上海特有的腔调:认真、周全、公道。面试就有两轮,当时的李琪副校长率领了一个加强班的专业测试队伍,在海兴的大会议室里,围坐了大半张圆桌,个个表情严肃凝重。特别是陈奇星老师,提了几个将毛孩子打回原型的问题。我只能心语:“又完蛋了”。别急,彭瑞初老师协同其他几位精通英文的老师,在旁边小一点的房间里,提前布好了英语口试的阵仗。题目我还记得,“论个人学习与集体学习”。哪里来的怪题目,我当时心想。在后面一年的英语课程学习中,我慢慢知道,这老头特别会钻研怪题目,有数不清的学习英语的怪怪的妙招。这还没完,还有笔试啊,几乎就是另一次研究生入学考试嘛!笔试细节和题目倒真忘记了,记得的事情有一件:入学后,有一天上课,曾峻老师(我导师)在上政治学名著选读的时候,拿出我们6位同学之前各个报考院校的专业课试卷,说他出笔试题目前,这些卷子上的题目,他统统都参考过了。我倒吸一口冷气。

    如果你没有深深体会到上海市委党校教书、育人、做事的这些认真、精到和公心,或者,你没被这股“范儿”传染到一丁点,那真算白混了。上面提到的这些师长,还有很多未及说到,但一样可敬的老师们,在我就读的三年时间里,他们是一如面试那天的认真敬业。

    毕业后,我在宁波党校工作,有时候会回来开会、观摩课程。现在的“研头”罗峰老师,还有我们那时的知心大姐吕平老师,见了我,还像待当时的学生般亲切无间。

    最后说一句,工作后,我带爱人来过母校。那都是隆冬了,没有寒意的大树,依旧幼嫩的草地,海兴前的橘树上还挂着红红的果子。她说:“这里真美”!我说:“是的”。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