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党校--首页 > 文汇艺林 > 美文


    【征文选登】党的召唤


    发布日期:2021-07-19 作者:管剑清 编辑:许芳娟 审核:姚耀 字体大小[    ] 浏览次数:

      春华秋实,历久弥新,中国共产党迎来了百年华诞。遥忆二十九年前入党的情景仍历历在目,仿佛昨天。党委老书记沈天麟同志语重心长地对我说的那番话没齿难忘:“小管你是共青团干部,入党意味着你政治上的成熟,更是吃苦和考验的开始,你永远不能忘记自己是共产党员的身份啊!”起先懵懂的我一知半解,而后的境遇使我印象深刻。
      1999年,我作为在华亭宾馆挂职锻炼的年轻干部被告知返回原单位虹桥宾馆,原因是华亭集团和锦江集团重组了,干部培养工作暂时搁置了,回虹桥的职务是部门副经理。当时我就傻眼了,我前几年当团委书记的时候就是部门经理的待遇啊!挂职锻炼结束以后按原来的干部安排,至少也能到四星级酒店做个副总经理,当时感觉组织对我不公,也或许是自己的命,情绪低落的时候,回想老书记的话,心里倒是反而坦然平静许多。
      2000年,外派项目招募管理人员的时候,我主动报了名,去了安徽黄山北海宾馆任餐饮总监,黄山风景美如画,生活条件对我一个来自于大城市的人却是异常艰苦,由于运输都靠农夫挑担,山上的菜价非常贵,员工经常吃的是辣椒酱拌饭,我刚开始偷着吃方便面,后来是八宝粥、饼干,最后实在顶不住了,也吃上了辣椒酱。有一次,去玉屏楼宾馆交流学习,他们的副总吴建民说起了1979年他接待邓小平同志的经历,小平同志那年75岁徒步登黄山,游览途中不封山,和群众打成一片,住在仅9平米的没有卫生间的客房里,晚上和大家一起吃了四菜一汤……他讲得津津有味,我听得是五味杂陈,感慨万千,这就是共产党人的风范,我受点苦真算不了什么。每次看到我接待的游客和领导满意而归的神情,心里就觉得很踏实,我尝到了苦中有乐的滋味。再回到上海的时候,真有脱胎换骨之精气神,体重减了20多斤,脂肪肝也没了,老妈看着我黝黑精瘦的脸庞都不敢认我了。
      2008年3月,集团又外派我去革命圣地井冈山的锦江大酒店担任总经理,据我知道好多人不愿意去,说是山上艰苦,工资也不高,领导找到我,我就讲了一句:“服从组织安排,我是党员”。
      酒店位于井冈山茨坪镇北山下,山顶是井冈山革命烈士陵园,对面是井冈山干部学院和井冈山革命博物馆,在这些红色资源的熏陶下,我除了管好酒店,还喜欢上了党史,井冈山是革命的摇篮,是中国共产党“发家之地”,毛泽东、朱德等老一辈革命家在艰苦卓绝的斗争中孕育了人民的军队,迸发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思想火花,毛主席提出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支部建在连上、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等重要理论都在这一时期形成。
      山上接待任务很多,每次陪同领导参观都必去井冈山革命博物馆,讲解最详实、最权威的是老馆长毛秉华教授,去的次数多了,就认识了毛老,得空的时候,我也邀请毛老给酒店的党团员上党课,毛老特别爱和年轻人讲党史,有些小故事讲得特别感人至深,比如他极力推崇的曾志同志的故事,1928年,曾志同志是红军医院的政委,在井冈山生下了一个男孩,生下仅26天,她就随主力部队转战赣南,把孩子交给了当地的一个村姑抚养,解放后曾志一直通过各种渠道找自己的孩子,二十多年后,终于母子在广州相见,曾志时任广州电业局局长,现在的儿子成了一个淳朴忠厚的农民,听着儿子背了几十年“野孩子”骂名,屈辱地生活着,曾志不禁潸然泪下。儿子提出帮他在广州找个工作,曾志用鼓励地口气对儿子说:“井冈山是中国革命的旗帜,这面红旗是千万个红军用鲜血和生命树起来的,你生在井冈山,长在井冈山,你就回那里扎根吧,儿子点点头,表示一定听母亲的话。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曾志担任了中央组织部副部长,她两个初中文化的孙子听说奶奶身居高位,就去北京找奶奶要一份满意的工作,可万没料到得到的回答是:“不要在北京找工作,你们在家种田很好,要是没有你们种田,我们哪里有饭吃。”临走时曾志给了两个孙子一辆半新半旧的货车和一台黑白电视机,让他们跑跑运输,让全家人都能看上电视。听了这个故事我觉得不可思议,难道曾志同志是铁石心肠的人吗?正如毛老所说,如果离开这位老共产党员的党性原则,是不可能从其他地方找到答案的。
      毛秉华教授于2018年仙逝,享年90岁,从他身上闪耀的党性光芒亦是熠熠生辉,他身前跑遍了湘赣两省边界各县的农村,全国各地走访了一大批老红军及其后代,47年义务作井冈山精神宣讲1.5万余场,他还常年捐款救灾、爱心助学,成为远近知名的井冈山上的“活雷锋”。他为党为民的高风亮节,无私奉献的革命精神始终像一面镜子,时刻提醒我不要忘了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
      外派工作的经历留给我最多的是收获,而不是艰辛,遗憾的是对家人的愧疚,女儿3岁,我就离家,前前后后十七年,女儿已长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我问她你是不是怨爸爸,她说:“一开始会,每次看到你拖着行李箱走出小区的背影都会哭,后来去看你管的这些五星级的大酒店,我为有你这样的爸爸感到骄傲”,这番话在我心中泛起一丝丝酸楚后,更多的是宽慰和自豪。我想这是党的召唤,是党造就了我,是党给予我前进的力量。
    锦江创始人董竹君女士曾说过:“不因曲解而改变初衷,不因冷落而改变信念,不因年迈而放慢脚步”,在和平年代我们更需要有这样淡泊和定力,为了党的事业我将无怨无悔,矢志奋斗!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