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党校--首页 > 文汇艺林 > 美文


    【征文选登】永远不忘党的恩情


    发布日期:2021-07-12 作者:宋坚 编辑:许芳娟 审核:姚耀 字体大小[    ] 浏览次数:

        在全国人民欢欣鼓舞庆祝建党100周年之际,我心潮澎湃,久久不能平静。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全国人民的今天,我和全国人民一样,永远不忘党的恩情。
        我家在江苏常熟王庄镇,我六七岁时,父母不幸相继离世,剩下祖母、姑母和我三人。当时祖母已经56岁,姑母20多岁就双目失明,没有生活来源,就靠祖母起早摸黑帮人弹棉花和纺棉纱线等艰苦度日。为了减轻家里负担,我读小学时,暑假期间经常到乡间叔叔家帮助他们放牛割草,待到学校即将开学时才回家。后来姑母经人介绍,嫁给了一个算命瞎子,生了一个男孩,因人多收入少,生活更加艰难。1949年家乡获得解放,不久我家便享受烈属待遇,每月得到政府救济,日子愈过愈好。这是因为我的伯父宋瘦竹青年时期就参加革命,据常熟烈士纪念馆记载,1927年伯父当选为王庄农民协会主任委员(“农运”武装组织领导之一),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建立了王庄支部。1928年8月29日,他在无锡羊尖镇策动商团哗变,因被人告密被捕。同年9月1日被害于无锡南校场。在去刑场途中,他高唱革命歌曲,高呼“打倒反动政府”等口号,敌人用竹筷插入其口腔,鲜血淋漓,他咬断竹筷,依然呼声不绝,直至就义。伯父临危不惧,英勇与敌斗争的革命精神,深刻地记在我的心中。
        斯人已去,其志永存,“不信青史尽成灰”。1953年2月,我17岁,在王庄中学读初三时,响应祖国抗美援朝的号召,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因新兵团有60多人出国前检查身体不合格,留在国内当了解放军)。入伍后在党的关心、教育和培养下,1954年我在崇明上海警备区四团二营四连任文书时,在国防施工中荣立三等功。1956年经连队指导员唐纯等同志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同年提了干。此后,从1953年至1979年转业,我在部队工作了26年,历任营部一级文书、团政治处文化教员、组织干事、宣传股长、师政治部宣传科长、团政治处主任等。我在部队的革命大熔炉里,从一名普通青年成长为一名共产党员,从一名战士到担任团职干部,是和许多老领导悉心帮助分不开的。他们都是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的战斗骨干,经受了硝烟弥漫、枪林弹雨的考验。他们作战之勇敢,信仰之坚定,意志之坚强,工作之勤奋,律己之严格,待人之诚实,为我树立了学习的好榜样。另外,我的表弟宋建中,1967年在浙江金华地质专科学校读书时,亦转入军队编制,当了连队指导员。
        1979年,我从部队转业至上海工业党校办公室工作。1993年工业党校和上海市经济管理干部学院合并,我负责工会工作。至1996年退休,先后在党校工作17年。工业党校原来地处奉贤东门港,离市区50余里路,交通不便,讯息不畅,办公室人员又少,于是我除完成办公室的服务工作外,主动做通讯报道工作。把党校的地位作用、师生员工优质服务的好人好事以及党校培训干部等取得的成果,及时地作了报道。先后在《中央党校通讯》《上海宣传通讯》《解放日报》《新民晚报》《经济日报》《劳动报》《支部生活》等报刊杂志发表了100余篇稿件。尤其是在市委党校《上海党校通讯》创刊后,更加调动了我写稿投稿的积极性,《上海党校通讯》也经常刊登我的稿子。通过多年的报道,对党校促进互联互通,改革教学创新,增强内生动力,起到了推动作用。
        几十年来,我深深认识到,我家从政治上经济上获得解放翻身和发生巨大变化,以及我们个人的成长进步,都是党英明领导和教育培养的结果。人不奋发,愧对党恩,我虽然退休多年了,但还能为党做些有益的工作。今年2月1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给上海新四军历史研究会百岁老战士们的回信中说,全党即将开展党史学习教育,希望老同志们继续发光发热,结合自身革命经历多讲讲中国共产党的故事、党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我一定要遵照总书记的指示精神,不忘初心和使命,听党话,跟党走,充分发扬我们老同志的政治优势、经验优势、威望优势,讲好中国共产党的故事,讲好人民军队的故事,使党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薪火相传,使红色江山永不变色。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