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党校--首页 > 文汇艺林 > 美文


    “每个人都有一个英雄梦,这一次,我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发布日期:2020-06-15 作者:肖乐乐 编辑:许芳娟 审核:姚耀 字体大小[    ] 浏览次数:

        “请组织优先考虑我!我是男生,还是单身,顾虑少。”范矿生多次“请战”,希望能去一线做志愿者。集结号令吹响时,作为浦东新区区委党校抽调的8名机场志愿者之一的范矿生,第一时间响应,匆匆收拾行装前往党校待命。
        第一天就是连续十二小时的夜班考验
        第一次穿上防护服后,看着镜子里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自己,范矿生的内心有些不平静,但他很快将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到志愿者工作上来。
        范矿生所在小组的任务是在航站楼转运重点国家入境人员。3月6日晚上8点到机场后,志愿者被分为两拨,一拨驻场,负责旅客信息登记、对接接送;另一拨负责用大巴转运旅客。范矿生被分配在驻场组,协助信息登记、现场秩序维持、接送旅客到地下车库。
        一张桌子,几把椅子,12小时夜班,休息24小时,再战12小时白班,范矿生上岗第一天就开启了这样的“hard”模式。裹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戴着护目镜和手套,被汗水浸透的湿漉漉的衣服和头发紧贴身体,从额头上滚落下来的汗水往往会流进嘴里,加上被雾化却不能伸手去擦的近视眼镜和护目镜,非常不舒服。这位80后的山东大汉坦言“有些难熬”。“里面套了一件羽绒服,当深夜脱下防护服时,早已被汗水浸透的身体被深夜的冷风一吹,透心凉。”
        “五个白班五个晚班,我没有上过一次厕所”
        刚开始物资紧张,一晚上只有一套防护服,范矿生和他的同事约定,上岗前尽量少喝水、不吃东西,避免浪费防护服。后来,物资充裕了,一晚上有两套,但大家都舍不得换,希望将物资利用率达到最大化。“在做志愿者的五个晚班五个白班,近120个小时里,我没有上过一次厕所。”
        转运工作千头万绪,要协调各方,手机打到没电是家常便饭。志愿者们从一开始就插上充电宝,随时保持手机满电状态,同时将手机音量开到最大。“待命时段,我们连在椅子上眯一小会儿都神经紧绷着,只要有旅客走过来或听到电话声就立马跳起来准备战斗”。
        “能用自己的知识帮助旅客,我感到很欣慰!”
        海外形势严峻,更要严防严控,相应的防控政策也在动态调整中。入境人员在起飞前查到的机场转运措施,经过漫长跨国飞行和机场检验贴标到达驻场登记点时,可能已经调整了。面对旅客们的不解与疑问,志愿者们每次都不厌其烦地向旅客解释境外疫情骤变形势与新区最新隔离政策,耐心化解旅客的各种情绪。
        “工作中其实最难的是协调与沟通,相互的理解和体谅很重要。”有时候为了安抚旅客的情绪,范矿生和小伙伴们会走到旅客的身边,认真听取他们的诉求,设身处地为他们着想,真心诚意地帮助他们解决困难。
        作为复旦大学历史学博士,范矿生还积极发挥自己的专业特长帮助旅客。当班期间,一对孟加拉国夫妇带着年幼的孩子转机到浦东机场。在与旅客的交流中得知这个孩子已经很长时间没吃东西了,同组的志愿者递给他一些食物,却被拒绝了。由于语言问题双方沟通并不顺畅,隐约听到他拒绝的原因是受宗教影响,一些食物不能吃。他信仰的是什么宗教呢?正当大家一筹莫展时,范矿生用自己的学科知识,结合南亚历史的演进,快速推理出他可能的宗教信仰,并结合旅客的穿戴服饰向旅客进一步确认,最后从机场提供的食品箱里精心挑选了适合他们的食物送过去,旅客欣然接受,并向他表示感谢。“作为党校的老师,能用自己的知识帮助旅客,我感到很欣慰!”
        范矿生坦言,即使再苦再累,他也从未有过退缩的念头,因为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有很多“战友”和他一起并肩作战,还有很多温暖包围着他:同事在他的防护服上画上了一朵小花,受帮助的旅客和他说了声“谢谢”,队友互相之间的加油鼓劲,领导同事的关心和“投喂”……这些都让他的心暖乎乎的。
        “我们80后平时过着相对平淡的生活,但其实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英雄梦,想在关键时候为这座城市,为我们国家做点什么。面对疫情,我们能做的就是遵从内心,在被需要的时候,尽己所能为抗击疫情贡献自己的力量。在一定程度上说,去机场做志愿者守护国门,这一次,我实现了自己的梦想。”范矿生说。这段难得的人生经历,成为了范矿生的宝贵财富,看着这美好的世界,他更加珍惜当下的生活。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