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党校--首页 > 文汇艺林 > 美文


    疫情面前勇担当 战“疫”科研两不误


    发布日期:2020-05-28 作者:肖乐乐 编辑:许芳娟 审核:姚耀 字体大小[    ] 浏览次数:

        “儿子看了我穿防护服的照片一直夸‘爸爸是白衣天使!’我觉得很不好意思,我所做的肯定远远比不上一线的医护人员,只是力所能及地做了点应有的贡献。”来自浦东区委党校公共管理教研部的浦东机场转运人徐凌说。
        “三热三冷” 穿防护服一天最多16个小时
        3月5日晚,徐凌接到紧急通知,第二天赶赴机场开始战疫志愿服务工作。回忆起这整整15天的志愿工作,徐凌在日记本上写下了四字总结:三热三冷——白天热晚上冷,机场热出去冷,开始热后面冷。
        转运时全程穿戴防护服,徐凌和同伴们不得不经历着室内与户外的温度“反差”。由于室内温度偏高,防护服密闭不透气,加之体力消耗比较大,防护服内的衣衫不停的被汗水打湿。到了深夜工作结束时,一袭冷风出来,满满的“透心凉”。
        除了极大的体力消耗外,还有日益增长的心理压力。经历了重点国家从4个到8个、再到16个、24个,直至所有入境人员的政策变化,工作量成倍增加也毫不放松。尽管转运流程和工作强度发生了大变化,但徐凌迅速调整心态,不断鼓励自己,保持奋战状态。“一定要经受住防控疫情战斗的洗礼!咬咬牙,加油干!”
        直抵心灵的温情时刻 “我要给他们点个大大的赞!”
        一辆转运大巴,分散坐的话最多能搭乘17人,到疫情防控后期,满车的情况越来越多了。对于徐凌来说,转运并不是一项冷冰冰的工作,在这途中还有很多“温情时刻”。
    “有时候遇到一些留学生,他会主动问你需不需要帮助。除此之外,他还很积极地和我们一起帮助老人提东西。”提起这些热心的留学生,徐凌表示,要给他们点个大大的赞。   “跟车的时候没有翻译陪同,我们有时候跟一些外国友人不太好沟通,留学生热心地给我们帮忙做翻译。”从留学生们这些温暖的善举中,徐凌看到了年轻一代的成长。“这些年轻人他们真的是很有担当,我要给他们点个大大的赞。”
        3月20日,上海宣布除重点国家外,对非重点国家抵沪航班,也将实施100%登机临检、100%体温检测,100%健康申明卡审核和100%海关流行病学调查。许多归国人员一路没有进食,经历了十几个小时机程和五六个小时通关手续才踏上祖国的土地,早已身心疲惫,劳累饥渴。
        “我们能体会到旅客的心情,整个流程下来他们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徐凌感慨道。然而,很多旅客也对这种严格防控深表理解,“流程很顺利,虽然时间长了些,但这一切都是为了大家的安全,你们辛苦了!”
        “我是一名科研工作者,战疫期间也不能松懈!”
        作为浦东党校公共管理教研部的一名教师,如果没有这场疫情,徐凌本该埋头于科研工作。在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上,防疫不防研,战斗在继续,科研不停止。
        “从我们研究者的角度来讲,常常要存有一种问题意识。”利用一些零碎的休息时间,徐凌经常思考一些科研项目相关的思路性框架,把自己突然迸发的“灵感”随时在手机上记录下来。机场志愿者从各单位抽调组成,来自不同的领域,在空闲的时候徐凌经常会找他们交流学习。“工作过程中遇到一些什么样的问题,或者突然有什么想法,也是一个很好的交流的机会。有时候,在交流中困惑能被很好地解答。”
        在黑白颠倒的转运工作之余,徐凌也一直致力于挖掘一些可供研究的线索。“今年是浦东开发开放30年,疫情防控工作其实也是硬实力和软实力的综合体现,是对前期我们建设成果的一个大考。”
        社会治理是徐凌主要研究的领域之一,在参与战疫志愿服务的15天里,徐凌一直带着一双观察的眼睛,站在一个科研工作者的层面时刻审视在志愿活动当中出现的一些问题:在一个大的突发事件面前,如何继续守牢属地和社区防线?怎样推动更多资源向基层下沉,让基层更有能力、更有条件为群众服务?这里面又还存在着哪些问题?
        “一些街镇社区的防疫工作成效有高有低,存在差异化,原因是什么?我们自身工作的方式方法是不是也有需要完善的地方?……很多方面都需要我们多做思考。”徐凌表示,志愿服务中遇到的这些鲜活真实的案例对他接下来的教学科研工作有很大启发,将会运用到自己的研究中去。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