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党校--首页 > 文汇艺林 > 美文


    瞒着父母支援“疫”线,这个谎她撒了21天


    发布日期:2020-04-24 作者:肖乐乐 编辑:许芳娟 审核:姚耀 字体大小[    ] 浏览次数:

        “去浦东机场做防疫志愿者,你要来参加吗?”3月5日,当葛沛瑶接到征集志愿者的电话时,这个“90后”姑娘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自疫情爆发以来,我看到过很多关于志愿者的消息报道,一直希望能为疫情防控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所以就不假思索地答应了。”葛沛瑶说。
        考虑到要去防控“境外输入”的战“疫”一线——浦东国际机场,害怕父母为自己担心,一个人在上海工作的葛沛瑶选择了暂时对父母“保密”。
        责任 转运志愿者兼职“心理疏导”
        3月6日晚上7点,葛沛瑶与党校志愿者小组一行8人赶往浦东国际机场执行任务。尽管事先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当大家一起换上防护服,戴上护目镜,戴上手套时,这“全副武装”的阵势让葛沛瑶切实感受到了战“疫”一线的紧张氛围。
       “到达机场, 我们就开始执行任务了,大家按照标准流程穿戴好,然后与上一组进行交接之后就开始正式工作了。”没有时间感叹,葛沛瑶和同事们马不停蹄地就开始了各自的任务。
        志愿者服务期间,葛沛瑶主要负责重点国家入境人员转运工作。这份工作看起来简单,实际上并不轻松。严防境外疫情输入正是上海疫情防控工作的重中之重,因此由机场入境的旅客都要经过严格的检查才能入境。细致的检查工作势必需要消耗一定的时间,有些旅客的情绪就会在等待中逐渐变得焦躁起来。而当全部检查结束后,一小时发一班车的集中转运也不是“说走就走的旅行”。安抚疏导部分旅客焦躁的情绪,成了葛沛瑶的工作之一。“面对情绪激动的旅客,需要我们推己及人,设身处地地去理解和包容他们。”
        “我要投诉你们!这都5个多小时了!”一位旅客大喊。据葛沛瑶回忆,这位情绪激动的旅客在国外滑雪的时候摔伤了腰,身体不舒服。再加上机场检查等候的时间比较久,她的耐心已经被消耗殆尽。检查完毕后又要等候大巴车转运,就近乎崩溃了。“当时我安慰她说,到转运这里已经是最后一步了,马上就可以到家了,看到她行动不太方便,我们急忙上前帮她搬行李。上车之后她的情绪也很快平复了,不仅向我们道谢还主动提出合影留念。”
        坚守 平凡岗位守“沪”大家平安
        葛沛瑶所在的“转运组”由8名志愿者分成4个小组,每次两人跟随大巴运送旅客。平均下来,转运一次要两三个小时。“有一次,一趟车只有两名旅客,但由于他们的目的地刚好相反,所以那一趟车就跑了三个小时。”葛沛瑶说。遇到人数较多时,将所有旅客全部转运完,一趟下来可能需要4到5个小时。转运途中,葛沛瑶还要给大巴司机实时导航路线。 
        工作全程都穿着防护服,汗水捂在里面,浑身都不舒服。而对于葛沛瑶来说,她还要应对另一种“麻烦”:“因为我平时是戴眼镜的,所以外面再套上护目镜的时候,很快就会起雾看不清东西。有时候为了能看得清楚一点,就临时把护目镜摘下来。”葛沛瑶说,正因如此,她对日常的防护消毒就格外注意。每次护送完旅客后,都会用消毒液进行消毒,确保自身的防护安全。
        截至3月23日零点,上海公布的疫情防控重点国家(地区)名单已经从4个增加到24个,葛沛瑶也经常会遇到从这些地区入境的旅客。转运过程中,志愿者们和入境旅客算得上密切接触,但想到机场有严格的消毒和防疫措施,原本心里的一丝丝担忧也就不存在了。“在大巴上大家都是隔离开坐,一辆车最多15个人,回到机场后我们也会严格消毒,所以对于安全问题还是很放心的。”
        志愿者服务工作结束了,葛沛瑶完成居家隔离后,才在电话里将自己做志愿者的事情如实告诉了父母。出乎她的意料,父母并没有责怪自己,反倒为她感到自豪。“我的父母都是党员,他们很支持我做防疫志愿者,还鼓励我加入中国共产党,早日成为一名共产党员。”葛沛瑶笑着说。志愿者工作期间,在身边党员志愿者的模范引领下,葛沛瑶郑重地向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希望通过自己的实际行动向党组织看齐靠拢。
        “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志愿组组长的寄语深深地印在了葛沛瑶的脑海里,激励着她以坚定的信念和强烈的使命感,勇敢前行。这段志愿者经历,也成了她心中抹之不去的珍贵回忆。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