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党校--首页 > 媒体关注


    解放日报:中国共产党为何说是“独特的大党”


    发布日期:2021-02-10 作者:赵刚印 《解放日报》2021年2月10日第10版 字体大小[    ] 浏览次数:

        一个超大规模的“百年大党”却能始终保持勃勃生机,这在世界政党史上是罕见的。在世界政治舞台上,中国共产党可以说是最为独特的大党,其与众不同的显著优势可以归纳为三个方面:

        一是具有高度自觉、自省、自信的政治认知,保持思想自觉、政治自觉和行动自觉,富于政治定力和战略定力。

        “我是谁?我从哪儿来?我要到哪里去?”这一著名的“哲学三问”,是引导人类不断吐故纳新的终极目标,也是一个有作为的政党必须予以清晰回答的根本性问题。

        每个政党都有自己的政治使命、政治目标和政治追求,其“政治身份”包含特定的行为规范、道德规范,彰显一定的思想倾向、政治立场、政治观点。政党的身份认知,可划分为依次递进的“认同、自觉、自信”三个层次。只有保持政治身份认知上的清醒,才能在政治生活中找准定位,才不会迷失前行方向。

        纵观世界政党发展史,许多显赫一时的政党之所以最终走向衰败,就在于身份迷失、进退失据。为了争取选民,过去几十年来欧洲一些政党向中间化靠拢,争当“全民党”,从而陷入谁都想代表却谁都代表不了的尴尬。

        中国共产党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在于对自我身份定位的清醒认识、对党的历史使命的高度自觉,正确回答了“为了谁”“依靠谁”的问题,并在此基础上奠定了“我是谁”的自觉、自省和自信,进而一直具有强大的政治定力和战略定力。

        二是植根于中华大地,坚守政治传统与文化传统,开创和发展新的政治文明,彰显独特的政党气质。

        中国共产党诞生和成长在中国大地,以中华5000多年文明为依托,深受优秀传统文化滋养。理解中国共产党的百年历史,必须关注其同中国社会的特殊紧密关系。

        马克思主义作为一种科学,怎样和中国传统文化相结合?如何在中国落地生根?对中国共产党来说,“使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具体化,使之在其每一表现中带着必须有的中国的特性”是一个永恒主题。

        毛泽东有一个形象的说法:“屁股要坐在中国的现在,一手伸向古代,一手伸向外国。”创立伊始,中国共产党就走上了一条有中国特色的政治文明创新之路,既有马克思主义的“共性”,又充满中国“个性”,开创、发展和形成了一种新的政治文明。

        比如,“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观念与传统文化中“民为邦本,本固邦宁”的思想一脉相承;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与传统文化中“经世致用”“知行合一”的思想一脉相承。

        又如,立党为公、独立自主、自强不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选贤任能、党性修养等富有中国特色的表述,都体现出中国共产党将政党文化、政党伦理深深植根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既有鲜明的中国气派,又体现强烈的时代性。

        在更深层的意义上,中国共产党作为“百年大党”,超越了基于西方历史经验的政党范畴,开创了一种新的文明样态,具有深远的世界意义。对于“百年大党”的历史总结,很重要的是对这个政党所形成的“新政治文明”展开自觉整理。

        三是坚持理论联系实际的思想方法,充满强烈的“自我批判”“自我更新”色彩,富于科学理性和实践伟力。

        伟大的政党根植于伟大的实践。作为马克思主义政党,中国共产党自成立之初就把回应实践、投身实践作为贯穿一切工作的基本法则。事实上,所有的真理都是归纳出来的,而不可能是“推导”或“演绎”出来的。再出色的“推导”,也必须经过实践的验证。

        中国共产党的百年历史,体现出浓厚的实践性特色。党的一切实践活动不是书斋中的空想,也不是抽象概念的演绎,而是直接来源于鲜活的实践。

        强烈的实践性使得中国共产党人富于科学理性,能够立足于中国国情,正确把握客观规律和时代潮流,深入了解事物的本来面貌。党的一系列正确的理论、政策、主张都是在实践中产生,并在实践汇总中不断得到验证的。所以说,中国共产党是一个理性务实、头脑灵活、创造性极强的政党。

        按照毛泽东的说法——“像中国这样大的国家,应该‘标新立异’,但是,应该是为群众所欢迎的标新立异。为群众所欢迎的标新立异,越多越好”“马克思这些老祖宗的书,必须读,他们的基本原理必须遵守,这是第一。但是,任何国家的共产党,任何国家的理论界,都要创造新的理论,写出新的著作,产生自己的理论家,来为当前的政治服务,单靠老祖宗是不行的”。

        强烈的实践特性也使得中国共产党具有强烈的“自我批判”色彩。“自我批判”推动“自我更新”,进而助力政党的创新发展,使其具有灵活性和发展性,能够随生产力的发展进行必要改革,能够根据环境的变化作出积极调适,以不断获取自身生存发展的资源和能量。

        (作者为中共上海市委党校教授、上海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员)
        原文链接:https://www.jfdaily.com/staticsg/res/html/journal/detail.html?date=2021-02-09&id=308805&page=10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