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党校--首页 > 媒体关注


    社会科学报:在混合所有制经济中实现“国民共进”


    发布日期:2019-01-28 作者:胡锋 《社会科学报》第1642期第2版 字体大小[    ] 浏览次数: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经济体制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点,核心是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而国有企业改革是经济体制改革的中心环节,混合所有制改革又是本轮国企改革的重要突破口和发展方向。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混合所有制改革不断深化,截至2017年年底,国务院国资委监管的中央企业及其各级子企业中,混合所有制的企业户数已经超过69%。混合所有制经济已经成为助推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取长补短、相互促进、协同发展的一种重要形式。

        混合所有制经济是基本经济制度的重要实现形式。党的十五大报告第一次明确提出了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概念,指出公有制经济不仅包括国有经济和集体经济,还包括混合所有制经济中的国有成分和集体成分;党的十六届三中全会提出,大力发展国有资本、集体资本和非公有制资本等参股的混合所有制经济,实现投资主体多元化,使股份制成为公有制的主要实现形式;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国有资本、集体资本、非公有制资本等交叉持股、相互融合的混合所有制经济是基本经济制度的重要实现形式;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培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可见,国家层面对混合所有制经济的认识从“概念提出”到“明确界定”,从“大力发展”到“积极发展”,从界定为“基本经济制度的重要实现形式”到被赋予“培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的重要使命,可见混合所有制经济仍是当下及未来一段时间国有企业改革发展的重要方向。

        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民营企业大有可为。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允许更多国有经济和其他所有制经济发展成为混合所有制经济。鼓励非公有制企业参与国有企业改革,鼓励发展非公有资本控股的混合所有制企业。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强调要“鼓励民营企业依法进入更多领域,引入非国有资本参与国有企业改革,更好激发非公有制经济活力和创造力”。民营企业可以通过发展混合所有制拓宽投资渠道,打破“玻璃门”、“旋转门”、“卷帘门”、“弹簧门”等障碍,进入一些难以进入和不能进入的领域。党的十八大以来,国有企业的混合所有制改革不断推进,国资委选择了通讯、航空、天然气、电力、铁路等关键领域的中央企业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取得了一定成效。接下来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方向仍然是要在垄断领域需进一步向民营资本开放、推动在竞争性领域中的混改由民营资本控股、吸引民营资本参与军工企业的混改加速军民融合,以及按照《国务院关于推进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改革试点的实施意见》(国发〔2018〕23号)的要求,对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所持股的国有控股企业中,符合条件的优先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向民营资本开放,为民营企业参与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提供更大空间。

        建立混合所有制企业科学的公司治理机制,保证民营企业的利益得到保障。混合所有制经济在微观领域的表现形式即国有资本和非公有制资本作为持股主体形成的混合所有制企业。国有股东作为特殊的持股主体通常具有“一股独大”的特征,如何保证混合所有制企业中的民营资本的利益不受损害,因此,必须建立混合所有制企业科学的公司治理机制。首先,国有企业分类改革是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基础,根据国有企业的功能分类来界定混合所有制企业中的国有股权比例,在功能类和公共服务类国企形成的混合所有制企业中,国有资本要绝对控股或相对控股,在竞争类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时,国有资本不设定股权比例限制,可以根据市场需要形成非公有资本控股的混合所有制企业。其次,要在混合所有制企业中发挥董事会选聘企业经理人的作用,在竞争类的混合所有制企业中优先推行职业经理人制度,完善董事会对职业经理人的选聘、赋权、考核机制,既要防止市场化选聘的经理人“外来和尚难念经”,又要防止类似国美事件中职业经理人的“倒戈”事件在混合所有制企业中发生。最后,探索特殊股管理制度,试点设立优先股。优先股股份持有人可以优先普通股股东分配利润和剩余财产,但在参与公司决策管理等权利受到限制。为了防止混合所有制企业中国有股权比例过高的问题发生,可在混合所有制改革时将一部分国有股转变为优先股,来确保民营企业在参与公司决策管理时的利益得到保障。

        在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中实现“国民共进”。混合所有制经济可以促进国有企业和市场经济相融合,形成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间的优势互补和劣势削减的“两全其美”, 可以淡化国有企业的所有制色彩、避免在参与国际竞争中被指责“国企扭曲竞争”和违反“竞争中性”原则的不利地位。同时,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可以使民营企业进入某些国有企业的垄断领域,通过国有企业的体制及规模优势,解决民营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破除民营经济在发展道路上遇到的“市场的冰山”、“融资的高山”、“转型的火山”等难题。

        党的十九大宣告我国经济发展进入了新时代,即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需要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化增长动力,需要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而这离不开国有经济和民营经济的共同发展,既不会是“国进民退”,更不会是“国退民进”,而是在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中实现“国民共进”。
        原文链接:http://www.shekebao.com.cn/shekebao/n440/n441/u1ai14457.html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