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党校--首页 > 媒体关注


    澎湃新闻:马克思的思想在今天为什么依然有效


    发布日期:2018-05-11 作者:徐萧 澎湃新闻2018年5月11日推送 字体大小[    ] 浏览次数:

        2018年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这位19世纪的思想巨人,至今依然深刻地影响着世界的历史进程。然而在被尊崇被信奉的同时,自然也少不了误读和偏见,其中最为常见的说法或许就是“马克思已经过时了”。

        对今天的“90后”来说,马克思更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如何让年轻人亲近并真正了解马克思,系列音频党课《给90后讲讲马克思》作出了积极而有效的尝试。

        5月5日下午,在马克思200岁生日的当天,作为系列音频党课8位主讲之一、上海市委党校哲学教研部讲师肖鹏做客浦东图书馆“学习读书会”第二期现场,带着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同步图书《马克思的20个瞬间》与观众们分享了“青春版”的马克思。

        在肖鹏看来,尽管时代环境变迁,但是马克思思想背后的哲学基础并没有变化,运用马克思主义哲学方法仍然可以解剖当下这个时代。

        80后喊90后来学马克思

        《给90后讲讲马克思》由中共上海市委党校、上海市党建服务中心、人民网上海频道、SMG东方广播中心、阿基米德FM五家单位联手打造,从4月17日-5月5日共19讲。该音频党课通过把马克思一生的19个小故事串联起来,旨在帮助现在的年轻人更好地了解马克思的一生以及他的重要思想成果对于现当代中国的意义。在此基础上,上海人民出版社近日出版了同步图书《马克思的20个瞬间》。

        8位主讲清一色都是市委党校80后的老师,“80后@90后”也成为该音频党课的一个亮点。肖鹏表示,最初策划时并没有刻意设立年龄门槛,主要强调的是用年轻人听得懂、能接受的方式来讲好马克思,最后主讲人恰好都是80后,这可以说是巧合。

        肖鹏希望通过他们的讲解,向年轻的90后传达一个鲜活、立体的马克思。讲授的对象之所以假想为90后,主要是考虑到今天90后的年纪,和当年写下《共产党宣言》的马克思相仿,因此针对年轻人的特点,音频党课和同步图书都在方式方法上进行了创新,用青春化的语言和青年人的视角来审视和解读马克思。

        尽管舆论对90后有着诸如“佛系”等各式标签,但肖鹏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他眼里的90后真正是改革开放走向成熟背景下成长起来的一代,他们的思想和观念相较于前代人更加没有束缚。

        “2018年90后可能刚刚参加工作,到习近平总书记说的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2050年,这三十年90后是社会的中坚力量。所以他们如何理解马克思主义,能否用马克思的思想方法来解决工作问题,甚至是攻坚中国接下来发展中的若干重大问题,在我们看来是相当重要的。”肖鹏说道。

        和大家一样,肖鹏接触马克思也是从中学思想政治课堂开始的。但高中课本里的马克思有些“高冷”,甚至有些枯燥和难以亲近。“后来大三、大四开始翻读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不翻不要紧,一翻发现比我刻板印象中的马克思丰富有趣多了。” 

        现在他们也这份丰富有趣带到音频党课和同步图书里,呈现了一个不太一样的马克思。在肖鹏他们的讲述里,金牛座的马克思从小就展现出了卓越不凡的思辨和天才。他在很小的时候就在日记里写下了关于何为具体何为抽象的思考:“今天早晨我起来妈妈在做饭,我打开具体的窗户,吸了一口抽象的空气。”

        在肖鹏他们的讲述里,17岁的马克思是个上进青年。他在高中即将毕业时就有了清晰而远大职业规划。他没有像一般人一样说自己要当个律师,或者成为医生这样具体的职业,而是从一般意义上探讨未来从事职业的“初心”是获得尊严。这种有尊严的职业“是内心的喜好而非世俗的眼光,是创造性的而非机械性的劳动,还要是为了全人类福利而劳动的”。

        但就是这样的上进青年,进入大学转眼就变成了“问题青年”。1835年的下半年,马克思中学毕业,按照父亲的意愿,他考入波恩大学法律系。

        “这个时候马克思像出笼的小鸟一样,终于可以不听父母的唠叨和使唤了,终于可以自由了。所以马克思大学的第一年非常的放荡,在这一年用不客气的话来说他成了一个问题青年。”在这一年里,马克思抽烟、打架、喝酒,甚至因为打架被学校关了禁闭,但因为禁闭关得不严,他的老乡拿了酒瓶进去看他,在禁闭室里搞起了派对。 

        他也曾像我们一样初入职场遭遇各种挑战和苦闷,也有追求爱情的坎坷和甜蜜,也有为贫困折磨的艰难时刻。8位主讲没有讳言马克思人生中这些普通而平凡的瞬间,这非但没有妨碍马克思的伟大,反而使他变得可感可亲。

        8位作者中,王强教授、李育书副教授、朱叶楠博士、肖鹏博士、何莹博士5人来自哲学教研部;章新若博士、赵恩国博士、甘梅霞博士3人来自马克思主义学院。他们都有着扎实深厚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的基础,在相关主题的宣讲方面也有不少成果。这就保证了内容的专业性,完全不用担心因为轻松化的语言和形式而简化、窄化马克思深邃的哲学思想。

       “还没有人写出今天的《资本论》”

        马克思思想的深刻和伟大毋庸置疑,但是否在时代急剧变迁的今天依然有效,马克思会不会过时,成为不少人扣问的焦点。

        比如马克思对其所处的机器大工业时代进行观察得出结论,如何能运用到信息时代乃至人工智能时代呢?在肖鹏看来,尽管生产工具、生产方式乃至生产力都发生了变化,其背后的哲学基础没有变化,都是人与机器、劳动、资本三者的有机关系。

        肖鹏表示,马克思所批判的19世纪版本的资本主义显然已经没有了,“资本主义在现代经历了无数个自我调整、自我发展的阶段。所以我想马克思所谈到的这样一个时代本身一定是会过时的。但是马克思用于剖析时代的思想方法不会过时。”他认为,至今还没有一种新的思想方法、新的视野能够比马克思的更有效,“今天全世界的理论家有没有一个人说我能写出今天的《资本论》。”

        原文链接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2123593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