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检索


    当前位置:党校--首页 > 媒体关注


    上观新闻:要“韧性”不要“任性”,城市治理思路该怎么变?


    发布日期:2017-11-09 作者:王珍 应敏 上海观察2017年11月9日推送 字体大小[    ] 浏览次数:

        既治城市急性病,又治城市慢性病,实现城市“由脆变韧”。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的基本方略,强调“统筹发展和安全,增强忧患意识,做到居安思危,是我们党治国理政的一个重大原则”。为了深刻领会、准确贯彻这一思想,11月3日下午,中共上海市委党校第三分校、上海市人民政府决策咨询研究基地陈奇星工作室、中共上海市委党校城市公共安全研究中心和解放日报《思想周刊》共同举办了第三届浦江城市治理创新论坛暨总体国家安全观与超大型城市风险防控学术研讨会。

                                论坛会议现场。 王珍 摄

        超大型城市风险防控重在机制建设

        中共上海市委党校校委委员、第三分校校长朱亮高认为,超大型城市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总体国家安全观为超大型城市风险防控指明了方向,提供了遵循。对超大型城市的风险防控,重在机制建设。他认为,可从三个维度入手:一是培育社会意识。社会意识是城市风险防控的重要保障,正确的风险意识能显著地抑制和避免城市安全事件的发生,对城市风险防控有正向作用。目前,社会公众的危机意识、风险防范意识相对比较淡薄,自救互救知识掌握较缺失,主动参与程度较低,因此,我们要把总体国家安全观融入城市建设与发展管理的各方面,并转化为全体市民的情感认同和行为习惯。党员干部更要带头,全面落实“全员参与,以防为主、防抗救相结合”的机制。二是完善责任机制。十九大报告中强调,各级党委和政府要“树立安全发展理念,弘扬生命至上、安全第一的思想,完善安全生产责任制,坚决遏制重特大安全事故”。这迫切需要我们对城市风险的发展趋势拥有更前瞻性的把握,集成风险防控智慧。必须建构以政府管控为主导、多元力量参与的各司其职、各负其责的全覆盖式新责任体系。第三,加强能力建设。从理论维度看,风险防控体系的理论实力相对较弱,这倒逼我们必须尽快健全具有中国特色的公共安全体系。从制度维度看,需要增强风险防控体系的回应能力和提高风险治理的制度化能力。从现实维度看,我们要不断加强风险防控综合能力建设。

        上海市政协常委、市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建设委员会主任、同济大学城市风险管理研究院院长孙建平在主题演讲中指出,现在已全面进入风险社会。十九大报告首次将"安全"作为新时代人民美好生活的基础指标之一,具有重要意义。新时代下的安全管理应该有工作评价、事故问责、民众安全感等新要求。他提出完善上海城市风险管理体系建设的“123”基本思路和框架,即着力一个理念、两个平台、三个机制等方面的建设升级,构建多元共治的城市风险管理体系。一个核心理念即居安思危,强化风险意识。两个综合平台是搭建综合预警平台和健全综合管理平台,共享共建,实现风险管理的统筹协调。三个关键机制即三元共治(政府、市场、社会)、精细防控、多重保障。通过健全三位一体风险共治机制、创新精细化风险防控机制和构建多重保障机制来实现多元共治。

       城市治理未来面临哪些风险与挑战

        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院长文军教授认为,大数据在推动城市治理从技术管控型到系统协同性治理转型上发挥着关键性的作用,但大数据也存在缺少对主观数据反映、信息巨量化和碎片化、巨量信息中有大量虚假和有害内容等问题,给城市治理带来了风险与挑战。因此,大数据背景下的城市社会治理,要处理好建立合理的治理结构、整合多样的数据资源、管理数据隐私和安全等问题。同时,还要具备准确研判现阶段及未来中国发展面临的各类社会问题的能力,对理想城市治理方案的设计与规划能力,从中国社会现实出发、提炼出中国本土的理论并赋之以有效实践的能力,转化中国城市社会治理的本土化学术语言,并开展全球性对话的能力,从而应对未来城市治理风险的挑战。

        上海交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副院长樊博教授指出,在超大型城市风险防控过程中,应急预案管理非常重要。目前应急预案编制存在着文本千篇一律和跨部门联动不足的问题,制约了应急预案的有效性,影响了应急预案的执行效率。他建议,一方面,可采用城市网格化管理细化应急预案编制。基于城市网格化管理系统,以城市网格单元为基本单位,详细梳理中心城区、城乡结合区域和郊区的潜在风险源,在现有网格化管理的网格巡查员、监督中心和指挥中心的基础上,构建大联动的应急预案体系。另一方面,配合应急预案牵头部门建立信息共享体系等方式,不断提升应急预案的有效性。

        为什么要构建“韧性城市”

        会上,多位专家在发言中提及“韧性城市”这个概念。

        美国纽约曾发布过一份长达438页的报告《一个更强大、更具韧性的纽约》。其中,具体解释了“韧性”的含义:一是从变化和不利影响中反弹的能力,二是对于困难情境的预防、准备、响应及快速恢复的能力。复旦大学城市公共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滕五晓教授认为,自然环境变化以及城市化快速发展带来的城市物理环境和社会环境的剧变,使得城市灾害风险的脆弱性和暴露度不断增大,进而导致城市灾害风险的放大。而应急管理体系与城市规划脱节是导致应急管理被动应对的主要原因之一。因此,需要从提高城市工程防御能力和社会应对能力战略视角进行城市安全规划与建设,将城市安全与综合防灾系统纳入城市总体规划和建设,强化源头治理,从城市规划、建设、发展的全过程构建城市防灾体系,努力将城市建设成为既能有效防御和减轻灾害事故的发生,又能在突发事件发生时及时应对、灾害发生后快速恢复的强韧性城市。他举了日本的例子。在2011年“3·11”地震以后,日本政府超越狭义的防灾范畴,将城市防灾扩大到城市政策、产业政策等在内的综合应对策略,提出了构建强大而有韧性的国土和经济社会的总体目标,确立了韧性城市的法制和行政基础,在国家层面及各地方政府层面推进国土强韧化规划,初步形成了韧性城市的规划体系。

        中共上海市委党校第三分校讲师蒋华福认为,“韧性”理念的提出和发展,将成为保障城市安全和应对城市不确定风险的全新途径,并为城市风险治理提供重要的行动指南。提升城市“韧性”的重要路径是全面提升城市风险防控力,可从“人、物、管理”三个维度建构。新时代下,城市风险防控的重点,已经逐步由传统安全生产向城市运行安全和生产安全一体化转变。城市风险防控的目的,也已经逐步延伸到维护政府的公信度以及巩固执政党的执政基础等纵深领域。“韧性城市”建设或将是一剂良药,既治城市急性病,又治城市慢性病,实现城市“由脆变韧”。

        上海如何加强城市公共安全风险治理

        上海市应急管理办公室丁宪庭处长认为,城市管理精细化,呼唤应急管理常态化、标准化、力量社会化、处置高效化、手段科学化。要做到“城市管理要像绣花一样精细”,就必须要将应急管理融入到常态管理中,在日常的规划、建设、城市运行中就要同步考虑安全问题,常态化开展应急管理。上海在实践中已形成了一系列应对工作规范,但对照精细化管理的要求,仍然缺乏具体化、细化的标准体系。从应急管理来说,目前还很少见到各领域或系统的国标、地标。所以,需要更多的专家学者来研究制定一些相关的标准,力争出台一系列应急管理方面的国标、地标。此外,如何发挥社会协同和公众参与作用,从传统的“强政府、弱社会”走向“强政府、强社会”,是社会治理现代化的关键之所在。

        中共上海市委党校公共管理教研部副主任董幼鸿教授认为,风险治理标准化是落实城市“安全发展”理念的重要抓手。城市公共安全风险治理标准化具有其重要价值,要从理念、制度、技术、文化等四方面下功夫,将风险治理融入到城市建设和管理的全过程,加大城市公共安全风险治理标准化相关的制度建设,增强风险治理工作的规范性。同时,优化风险治理标准化工作的技术,发挥大数据和互联网的功能,为城市公共安全风险治理提供技术支撑。从文化上来看,要加大风险治理标准化建设的宣传与教育,形成全社会重视风险治理工作的文化氛围。

        原文链接http://web.shobserver.com/news/detail?id=70376




    无标题文档